此詩譜成曲後,作為宮崎駿電影《霍爾的移動城堡》主題曲。


谷川俊太郎〈世界的約定〉


在淚水深處隱隱的微笑
是亙古以來世界的約定
即便此刻孓然一身
今天也是從兩個人的昨日誕生
宛如初次的相逢

回憶中沒有你
化作微風輕撫我的臉

世界的約定
在陽光斑駁的下午分別後
也並沒有終結
即便此刻孓然一身
明天也沒有盡頭
你讓我懂得
潛伏在夜裡的溫柔

回憶中沒有你
你在溪流的歌聲在天空的蔚藍
和花朵的馨香中永遠活著



資料來源:田原 譯《谷川俊太郎詩選》,頁202。(台北市:合作社出版,2015)
2016.10.08

20 〈關於愛〉
38 〈手〉
48 〈禮物〉
58 〈悲傷〉
60 〈河流〉
70 〈陶俑〉
98 〈清晨〉
158 〈小鳥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200 〈悲傷的天使〉
232 〈黑暗是光之母〉
238 〈我的心太小了〉
292 〈螞蟻與蝴蝶〉
358 〈哭泣的你 少年之九〉
360 〈那個人 少年之十〉
364 〈再見不是真的 少年之十二〉

»Read more...

2016.10.07
鳴鳥不飛第23話11頁
百目鬼向矢代告白:「我很尊敬您,想一直陪在您身邊。」
「但是我對你的情感卻超過了這個範疇,我情不自禁,為您著迷。」
「對不起……」
矢代回答:「啊?什麼玩意,你都在說些什麼。」
「我根本不在乎你怎麼想的,別把話題扯到幾萬光年之外。」

——《鳴鳥不飛》第23話


矢代說的「幾萬光年」想到谷川俊太郎的詩,〈二十億光年的孤獨〉。
詩中寫「相互吸引孤獨的力」,呼應百目鬼與矢代的情況。力,也是百目鬼的名字。


谷川俊太郎〈二十億光年的孤獨〉


人類在小小的球體上
睡覺起床然後工作
有時很想擁有火星上的朋友

火星人在小小的球體上
做些什麼 我不知道
(或許囉哩哩、起嚕嚕、哈拉拉著嗎
※詩人想像的火星語言。意為:或許睡覺、起床、工作。)
但有時也很想擁有地球上的朋友
那可是千真萬確的事

萬有引力
是相互吸引孤獨的力

宇宙正在傾斜
所以大家渴望相識

宇宙漸漸膨脹
所以大家都感到不安

向著二十億光年的孤獨
我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噴嚏


——田原 譯《谷川俊太郎詩選》,頁36。(台北市:合作社出版,2015)




»Read more...

2016.10.03
最近在看《漢字樹》,有些和親人、朋友相關的字,印象特別深:「卿」、「梓」、「恕」,一些則是感覺特別有畫面的:「卯」、「午」。


»Read more...

2016.07.29
亞努赫曾經問過卡夫卡,「您感到那麼孤獨嗎?」卡夫卡點點頭。亞努赫當時曾問他:像嘉斯帕.豪瑟那麼孤獨?這個問題讓卡夫卡想了一下,然後他大笑不止,「不,簡直比嘉斯帕.豪瑟糟多了!我孤獨得像法蘭茲.卡夫卡。」

嘉斯帕.豪瑟何許人也?像他那麼孤獨又是什麼孤獨?他的孤獨為什麼讓卡夫卡大笑不止?

嘉斯帕.豪瑟(Kaspar Hauser,1812-1833)是德國家喻戶曉的人物,一八一二年被人在一處洞穴發現,從嬰兒時期便被人丟棄在紐倫堡的地窖,被不知名的人固定丟食物餵食,不見天日獨自活到十七歲,才被人救出,從此在馬戲團及好心人家中過日子,他不會說話也不會走路,對認知宗教信仰或識字都不行,聽到音樂卻會流淚,有一天,那個餵食他的人又不期出現,把他打死。據說嘉斯帕.豪瑟原來是一位大伯爵的孫子,有繼承大筆遺產的權利。

嘉斯帕.豪瑟的孤獨已經很難想像,而卡夫卡的孤獨呢?孤獨,如卡夫卡般的孤獨。

──以上摘自陳玉慧〈孤獨,如卡夫卡般的孤獨〉,《卡夫卡中短篇全集Ⅱ蛻變》(新北:謬思出版,2014)
2016.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