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MP《xxxHolic》第一集,第18頁)

杯子摔破便不再是杯子,花一旦枯萎就不再是花;這說明杯子與花是偶然的,本身沒有必然存在的理由。但是,花又是必然的。因為有根、有自然成長的條件,就非開花不可。偶然是指一樣東西內在沒有必然存在的理由,必然是指各種外在條件使它一定出現。
──傅佩榮《西方哲學心靈(第一卷)》,頁247

    《xxxHolic》的侑子與四月一日第一次見面時說:「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偶然(巧合)[註],有的…只是必然。」必然是指因果,如四月一日走進這家店,才能與侑子相逢。然而侑子的話只說了一半,彼時她並未告訴四月一日,即使是擁有強大力量的魔法師,生命也是有限的。因此他們的存在又是偶然的、暫時地出現在世界中。


(CLAMP《xxxHolic》第133話,第17頁)


    百目鬼遙說的雖然是「莊周夢蝶」的故事,但作夢的男子也隱喻四月一日。四月一日以夢境處理客戶的委託,此刻他正在夢中,與摯友有同樣長相的爺爺(遙)對話。

[註]侑子這句話前半段,單行本寫「巧合」,公式書寫「偶然」。
2016.05.10
與其說是一部初戀史,不如說是少女被拐著打網球的紀錄。
僅摘錄個人印象深的龍櫻橋段

《網球王子》
1話(1卷)

兩人的初次見面是從指錯路開始,又湊巧進入同國中就讀。

3話(1卷)
小坂田朋香像龍馬介紹自己是櫻乃的朋友,「櫻乃……是誰啊?」
龍馬回家才想起來。印象是長長的辮子嗎!!(大笑)
vol1-101.jpg


7話(1卷)
這句話經典。
vol1-167.jpg


79話〈一個饅頭的約定〉(10卷)
臉紅的Q版太可愛了。後來王子英雄救美。
vol10-9.jpg


241話〈龍馬的女朋友〉(28卷)
小不點的女朋友(by八卦的學長們)其實是他校間諜。
櫻乃注意到龍馬練球的動作不一樣,讓龍馬很吃驚。
這一話有櫻乃在女網隊認真練習的畫面喔!
vol28-43.jpg


306話、307話(35卷)
遠山金太郎不只是球場上的對手也可能是情場上的競爭者。
(連飯糰也吃掉了!)
乾對龍馬的情商評論:「戀愛成功率應該是0%吧!」
vol35-38.jpg

vol35-39.jpg


370話(41卷)
龍馬在特訓途中失去記憶,後來恢復,比賽前櫻乃向龍馬說:
「多虧有你教我網球……我對網球才能這麼熱愛。」
這時候的龍馬已記得她的名字。
vol41-84.jpg


379話(42卷)
龍馬去美國,櫻乃升上二年級,帶著龍馬常用的紅色球拍。
vol42-77.jpg


42卷附錄小說〈向畢業出擊〉
三年級生畢業,手塚是代表。
搬看板的櫻乃碰見問路的人,對方停下來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說:「喔——還是老樣子嘛。」

公式書Pairpuri VOL.5〈兩人的秘密〉
時間在《新網球王子》第一話之間,櫻乃為回國的龍馬接機。
女網比賽的季軍獎狀被龍馬用帽子交換了(笑)

關於龍馬的河童項鍊,有一說是櫻乃送的,但也可能單純是日本的紀念品。

»Read more...

2013.02.07
 
「為何稱為九門提督?對此有多種說法,其中最被認可的是,因為古代大城有九個城門,來往商客進出城,必須選擇其中一個,取的就是這個意思。」
——《吳邪的私家筆記》,頁10

能看到與過去所學連貫的東西總是很高興,《周禮‧考工記》的理想都市:「城方,旁三門,九經九緯,左組右社,面朝後市」,最早有十二個門,元大都依此建十一個城門,在明代改為九個。以下筆記關於盜墓老九門的描述:
  • 上三門(官):老家族,正式身分大體漂白,後期逐漸沒落
  • 平三門(賊):孤單英雄,年輕沒什麼顧慮,名聲是拚殺出來的
  • 下三門(商):倒賣古董商,和平三門往來密切

»Read more...

2011.11.23
追記: 2016要動畫化了TV官網
------

  這部作品要把六本書視為整體,很好看。

  《野球少年》,原名「BATTERY」,指「投手和捕手」,即將就讀新田東國中一年級的天才投手原田巧,與捕手永倉豪的故事。豪是身材高大、脾氣很好的男生,身為永倉醫院的繼承人,原本升國中就要放棄棒球,卻遇到轉學過來的巧,立志組成最棒的投捕搭檔。

  前兩集鋪陳投捕手的默契,只看前面的話,會覺得這不過是普通、有腐點的運動小說。國中男生愛開玩笑,幼稚起來毫無保留。然而第三集之後,加入比賽,與縣大賽前四名的橫手國中王牌打者的門脇的對決,還有豪和巧的感情轉折,好像把屬於年輕孩子底下,心裡像厚泥一樣的部份翻攪出來。


Battery

  巧的球是超乎十三歲孩子年齡的強勁、充滿力量。除了豪沒有人能接到巧用全力投出來的球,換句話說,是豪將巧「最棒的一球」引發出來。

  但隨著巧的球威力,豪接不住巧的球,在比賽中動搖,巧也亂了方寸,被橫手中學打爆。

「像公主那種型,必須配合得很好才行。像你這樣拚了命、想要和他對等往來的作法會有問題,就像今天的結果。投捕搭檔互扯後腿、牽扯不清,哼哼,雖然我不是門脇,不過實在是難看啊,永倉。」
——第三集p.65

  豪對巧抱持的情感,是混雜著熱情與排斥,因為巧,豪才會感受到「快樂打棒球」與「無法快樂打棒球」。只有自己能引發巧真正的實力,不想捨棄用手套捕捉到球的瞬間快感,但是只要跟著巧,就會擔心什麼時候接不到他的球,用盡心力去接巧的每一球,無法思考之外的事情。

「你之前不是說過要去甲子園?」
豪斜眼看了巧一眼,聳聳肩說: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現在根本不敢想。太累了,我只想要想到上高中之前都要跟你在一起,就覺得累到無法思考了。」
巧凝視豪用力握住鐵絲網的手。
「生氣了?」
「沒有。」
巧沒有生氣。 
——第五集p.51


  巧對豪也是,在投手丘,眼睛只看得見豪的手套。

——捕手不是永倉,你就沒辦法投球嗎?
怎麼會有那種事——巧不可能這麼依賴別人——互相憑藉、互相依靠,沒有限制的依賴。巧討厭這種事到了幾乎反胃的地步,但是即使如此,巧還是動搖了。
如果捕手不是豪,我還能投球嗎?
——第六集p.48

  對豪和巧而言,這是獨一無二的關係,就算投手/捕手不是對方,自己也能打棒球,但那跟屬於豪的手套,或屬於巧的球完全不一樣。

「只要有能力,捕手這種東西無論是誰都可以。但是……我還是要說,我不是因為你是補手才跟你交朋友。」
「捕手這種東西……嗎?」
豪將提著的運動背包背在肩上:「明明不知道當你的捕手究竟有多辛苦……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別一臉若無其事說出捕手這種東西是都可以這種話,笨蛋。」
——第六集p.148

  豪的辛苦在「我不會交出去」、「怎麼可能交出去。」對巧的球的執著。從故事開始到最後,雖然只有一年的時間,豪從開朗、無憂無慮的大男孩形象變得深思熟慮,巧也逐漸融化與他人之間的冰層,因為投捕手間的磨合,開始想要了解其豪的想法,其他人的想法,學習用話語表達心意,遇見豪以前,一直放在口袋裡的球竟然會忘了帶,是因為除了球之外,還有其他的要思考的。


新田東

  談一下,除了豪跟巧以外,新田東棒球部的選手吧。

  一年級的,三壘手 吉貞,也是巧的候補捕手,粗神經、饒舌,製造笑料。游擊手 東谷是頭腦派的,澤口個性溫和、愛哭,豪和巧吵架的時候總是他們倆個居中協調,這兩個人和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

  三年級的海音寺,前棒球隊隊長,是頭腦派的領導者,促成與橫手中學的比賽,想要讓巧成為真正的投手,不論捕手是誰都能投球。


橫手

  除了豪跟巧,《野球少年》另一對閃亮亮組合。

  天才打者,第四棒的門脇秀吾,和第五棒的瑞垣俊二,門脇自從再練習賽被巧三振後,就一直想再比賽一次。瑞垣頭腦靈活、說話犀利,還會融入古典詩詞(個人認為是像中國的閨怨或宮體詩),如:

「有一半是認真的喔。很可愛啊,美人、倔強、可是卻依賴永倉、脆弱而危險,『倘若未相逢,不曾枕畔結百年,怎有今朝怨。』呵呵,真是百分之百可愛的公主。」
——第四集p.128

  瑞垣就像另一種版本的豪,受到天才朋友的壓力,壓抑自己。

「因為你說了那些自以為很了解我的話。什麼叫真正的我?你怎麼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我?不可能知道的。你給我好好記住,我根本沒有在你面前展現真正的我。」
——第六集p.92

  門脇私底下將講話尖酸的瑞垣當成自己的煞車,不讓自己驕傲,他反省自己「嘴上說信賴,實際是依賴,只是毫無節制依靠瑞垣」,在國中畢業後,升入高中前,最後一場比賽,和瑞垣約定要從巧的手中打出全壘打,作為兩人臨別的禮物。




  如果用一條線形容《野球少年》的關係圖,大概是:
  豪→←巧←門脇→←瑞垣←海音寺(對瑞桓發出挑戰的前新田東隊長

  這篇心得,與其說是專注在角色心境,不如說是反應我爛泥般的心境,喜歡外表賣萌、內心深沉的設定,用來形容《野球少年》很失禮,這部其實也有很多有趣、有笑點的橋段,期待大家去找來小說來看。

  除了小說,還有林遣都主演的電影版(2007),及中山優馬主演的日劇(2008)。電影多少會刪減一些劇情(到小說第三集),日劇似乎是補了些加深曖昧的話。

  淺野敦子另一部小說《NO.6》在2011年8月也即將動畫化。


相關聯結
1. [日劇] 情節、對話「壞很大」的《野球少年》 (第5-6回)
2. [電影] バッテリー (野球少年)


《野球少年》內容摘錄 私心

»Read more...

2011.06.30


  寒假剛開始,在朋友的噗浪看見這則影片,是手描HP第七集石內卜與莉莉的一段,從那時候開始內心唽哩嘩啦的把感傷變成熱情,找HP的日站,補看第五集以後的小說——應該有這種經驗吧,持續看一段時間後厭棄(空氣般的熱情燒盡,又重新點燃)。就以影片為起點,簡介這段時間我著迷的:

»Read more...

2011.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