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飛(台譯旭仔,張國榮飾)是一個很會說話的男人,戲裡面女人們喜歡他,但他對深情的人們可以輕易放手,說走就走,電影文案說「他根本只愛自己」,我看不出來他愛自己,只怕他連自己也不愛,待感情,才能這樣好像乾乾淨淨又柔腸寸斷。

阿飛的感情是很激烈的,他對養母有許多激烈的言語,他的養母說:「我是要你恨我,我要你不忘記我。對我好一點。」看來是遺傳(無血緣的),另一方面,又找騙養母的男人算帳。我喜歡劉德華飾演的警察/跑船(台譯歪仔),他對被拋棄的張曼玉關懷備至,他說他以前不覺得自己窮,直到上警察學校,同學每年有新衣,他穿來穿去都是那一套,說話的時候,沒看走在旁邊的張曼玉,說完按上帽子,他把心裡的自卑曝露出來。他喜歡這個女人。

暗戀阿飛女友的男人們,劉德華、張學友都有自卑而癡情的一面,張學友對劉嘉玲的一場戲,在雨中,他開車跟著她,怕她知道阿飛離開後自殺,爭執中,他重重地毆打她,劉嘉玲倒在雨中哭泣。她根本是需要一個哭出來的理由。張學友沒有留下來陪她(鏡頭帶到他走向車子,接著照拉緊濕透大衣的劉嘉玲),後來他給她賣車換得的旅費,她又流淚了。那種淚光閃閃的眼神,劉德華也露出過,說不定這部電影裡每個人的心裡都濕淋淋的,它的片頭、片尾是藍色的雨林。

《阿飛正傳》的時間感是微小而巨大的,「一分鐘」是一輩子,阿飛搭訕張曼玉時說: 「1960年4月16日下午3點之前的一分鐘,妳跟我在一起。我會記得這一分鐘。這是一個事實妳改變不了,因為時間已經過去了。」

他也對劉德華說:「一輩子不會太長的。」

「我最想知道我人生最後一刻會看到什麼,所以我死的時候絕對不會閉上眼睛。」阿飛說。對這個世界還有期望,他是不想死,且渴望愛。這樣的男人真危險,女人愛上他,即使身邊有更溫柔可靠的對象,卻無法不受他吸引,對我而言,這種摸不著腦的地方真正可怕。

《阿飛正傳》有一個出名的無腳鳥故事:「這世界上,有一種沒有腳的鳥,一生都在飛,倦了便在風裡睡,它一生只會著第一次,那便是它生命終結之時。」


在南大的中文系圖,看王家衛作品的介紹,我想慢慢把他們看完,這是我的第一站。


備註劇照
2011.10.01

  瑪麗安有兩束花,野花安在臉頰旁邊的花瓶,溫室花放在身後,她對魏勒比說:「我不喜歡溫室花。」溫室花在她身後不期待她眼神的垂青,卻是靠近她胸口的位子。布蘭登上校(Alam Rickman飾)稍早致上花朵,剛踏出去年輕瀟灑的魏勒比就對瑪麗安展開追求,他們喜愛相同的詩句,性格熱情奔放。瑪麗安對兩位男士下評語:「有些人相處七年還是不熟,但對有些人而言七天已足夠。」她的姊姊愛蓮娜回答:「對你們而言只需七小時。」

»Read more...

2011.02.15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