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倉央嘉措情歌的漢譯

  有三種譯本,依時間先後是一、余道泉版(1930),二、劉希武五言古體版(1939),三、曾緘七言絕句版(1939)。

(一) 余道泉的白話版

〈第六十二首〉
第一最好是不相見,
如此便可不至相戀;
第二最好是不相識,
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余道泉,山東人,西元1924年在北京學習梵文和藏文,依據《倉央嘉措》的藏文書,於1930年出版《第六代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情歌》,由趙元任為藏文記音,余道泉做注釋及漢英譯文。余譯本是學者型的譯本,對「信、雅、達」的「信」尤為重視,忠於原文。

(二)劉希武五言古體版

〈第六十二首〉
最好不相見 免我常相戀
最好不相知 免我常相思

  劉希五本人不熟悉藏文,依據藏英對照本用五言古體詩的形式譯出。

(二)曾緘七言絕句版

〈第六十二首〉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曾緘也不懂藏文,讀余譯本病其直白,以余道泉本為母本,用七言絕句重翻。

二、誤傳與改作

  倉央嘉措情歌屬短歌,因此,區分一首詩是不是倉央嘉措情歌最簡單的判斷標準是看它是不是四句,即便偶有變體,差距也不會太大。電影「非誠勿擾2」改作倉央嘉措第六十二首,引用前四句,增加十餘句為主題曲。



三、 倉央嘉措情歌的摘錄

余譯
第五十三首

白色的野鶴啊,
請將飛的本領借我一用。
我不到遠處去耽擱,
到理塘去一遭就回來。
(註:亦是轉世預言詩)


曾譯
第二十四首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參考資料:
1. 蘇纓、毛曉雯《不負如來不負卿:當活佛遇上愛情,達賴六世倉央嘉措的情、詩與人生》(台北:推守文化,2013)
2. 倉央嘉措情歌(余道泉譯1930年英文版)豆瓣
3. 倉央嘉措情歌(劉希武 譯)博客
4. 倉央嘉措情歌(曾緘 譯) 豆瓣

2015.08.20
留言:記入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