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官網(大家去捧捧NaKa的場子吧XDD)


◎劇透慎


期待已久的遊戲終於出爐囉!一點也不意外的美好XDDDD
玩到一半蹦蹦跳跳的尖叫跑去打電話(騷擾)呼快來玩快來玩──我真是沒藥救的糟糕了。
遊戲有兩個主線:59和69,我先玩到的是骸篇。




■骸篇



  背景的配樂好棒啊啊,畫面開在那裡就呆呆注視著美美的畫面和柔和的音樂就覺得好幸福(當然是慢慢玩囉)!
  被山本的冷笑話給嚇到了,綱的吐槽發揮的很精準很強[笑]
  男人的浪漫果然就是──(消音)──骸的話總是暗有玄機,那些一點也不像反問的肯定口氣真是的……不是「用說的」是嗎,嗯。初霧出現的時候被萌到了!超萌!好可愛啊!服裝搭配也很喜歡~

  對於等待這件事,好像就真的是在一條無盡延伸的地平線線琢磨相交的可能,想要碰見誰懷念誰和再會的未來無關,自己空想的機率佔過大半,聽說持續想一個人專心地十五分鐘對方也能感受得到有人在想他,但對於初霧,他所想念的那個人在六世光陰後他仍然等不到。他看起來那麼小,只是個孩子,不懂得說愛說喜歡表達自己的關心鬧彆扭的孩子,「不能鎖住」對方的腳步──即使那個人不是天空對於追尋的一方肯定也是如此遙遠。

  想要找到那個人的話自己就到處找吧,或者走回原地,這種想法被綱說出來之後感覺咚地一聲撞了一下。初霧對綱說「懷念」和「完全不像」,但綱的話和相似的舉動卻覺得「難道不就是這個人嗎?快發現啊……」(死了我把初代和27想成一體了)


  前世的回憶,Giotto真的很迷人(我完全被二度煞到XDDD)
  靠近的畫面說話的細部動作眼睛的光芒,如果初霧在幾度輪迴仍徘徊這些令人吃驚的清晰畫面,是用怎麼樣的方式不斷播放,如果說他來到地獄撿拾不了那個人的遺骸那麼,這些彷彿天堂般生活的回憶不是很讓人心痛嗎。

  六道輪迴的設定和名字的追尋是故事裡很巧妙的一節,「悲哀的名字」,原作中的骸即使命運坎坷也讓人在大部分的時候不會去想到這點,畢竟有太多同人將他描寫得花痴與熱情了,似乎就是個充滿挑逗的人。曾想過他的吸引力或許就在於悲情與色情了XDDD我無可置否的淪陷,但我並不喜歡花癡啊。Naka創造出既哀愁又甜美的故事狠狠地揪住我了。

  Giotto,這個重要的人,和初霧的相處模式──哦哦真是太可愛啦!
  小小骸表達害羞的方式好可愛但是你的BOSS(說代理父親也不為過?)會很難過的啦XDDD
  Giotto你的父愛式教育好像出了點問題呢……輪迴之後會被壓倒唷XDD
  二代你在意(我把喜歡刪除線了噓)那個人的表達太明顯了啦[閉嘴]
  啊Giotto是笑笑著生氣的那種人呢XDDDDD

  接下來的場景啊也都很棒,初霧其實很喜歡黏著Giotto到處跑呢,那個只穿襯衫的Giotto一擊萌殺!幹得好(慢著妳在對誰說啊)。最後,在亡魂橋的陰影下那幕真的很震撼人心,雖然我不是什麼會看片子看到流淚還會聽感人故事會發呆的那種沒情調的人,但初霧不斷呼喚的名字真的,很有強度啊!!!
  即使最後,說代理首領雷守遠渡重洋到了日本,先前就埋下了伏筆但是我仍然相信初代沒死,一直沒確認找到他的屍首不是嗎,我相信初代在日本度過餘生甚至結婚生子,不管怎樣但初霧,他這幾世仍是孤獨徘徊……好險最後玩到了Ture-ending(玩59篇的第一次居然玩到Bad-ending哇嗚),解開詛咒似乎有兩個層序?對於「彭哥列」對於「名」,十代目能符合這個條件來破解,至少也是一場穿越迷霧的契機。


  不過這麼一來……輪迴之後年齡差不是問題了呢……以前也有看過小說以這種方式跳脫年齡,啊不過那是悲涼的。最後的END太好了,太好笑了,噗哈哈──[拇指](喂喂喂)

  因為這套遊戲我對6927的感覺又回來了(咦)
  不過我掉進初代X初霧的輪迴+初27不分的窘況(喂喂)



■獄寺篇



  相較骸篇,獄寺路線非常溫情。山本一開始有驚人之語:「那孩子是阿綱跟獄寺的小孩喔(閃亮的微笑)」把十代目嚇出囧囧臉,喔這當然是玩笑,不過結尾,十年獄寺說找到繼任的第十一代首領,可能就是這孩子吧。

  不論十年前後,獄寺都一直在尋找十代目的影子,忠心耿耿的守候,明明都是守候骸卻是嘴硬,這兩個人情緒微妙的差異和過去脫不了關係,獄寺的母親縱然早喪卻留下琴譜,不對調、簡單、類如搖曲,她留下了愛。意外的是獄寺篇沒有碧洋琪,骸篇卻有庫洛姆;獄寺篇有與奈奈的直接接觸,這或許反射了「母親」這個形象的投影,擁有家的氣氛,大概能夠解釋獄寺篇令人感到溫馨的原因。

  只為一個人演奏,是幸福的。
  演奏可以有很多情緒,就像每個故事都有無限可能,獄寺說:「十代目是這個時代的十代目。」他害怕,失去啊,這只是無限多種可能中的一個假設,假設不死,假設我們再見面。要怎麼解釋純粹幸福中的失去感,過去的自己與未來的自己拉鋸並企圖抓住較多的希望。

  兩個路線都有甜美的結局(當然是指Happy-ending),特別是獄寺這小子,搶足了甜頭,大概是十年後獄寺那句話的魔力吧。我特別喜歡最後兩個結局都有出現(雖然有點差異)的場景,綠色的樹蔭陽光穿透,像是任何美好事情都會發生的午後,這是靈魂心電感應的時刻──下午這麼神秘的快樂。(註1)

  另一個世界槍響(註2),也打破不了此刻。

  澤田綱吉畢竟沒有遺忘,無論在哪個結局他都沒有忘記他們,因為被記憶著,我們才得以存在。




※註1、2皆摘自韓良露,《如果城市也有靈魂》
※註2,暗喻骸篇與獄寺篇都發生的教堂外槍響,如喪鐘引導兩個不同結局。



20080709. 獄寺篇補完

2008.04.05
留言:記入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