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記: 2016要動畫化了TV官網
------

  這部作品要把六本書視為整體,很好看。

  《野球少年》,原名「BATTERY」,指「投手和捕手」,即將就讀新田東國中一年級的天才投手原田巧,與捕手永倉豪的故事。豪是身材高大、脾氣很好的男生,身為永倉醫院的繼承人,原本升國中就要放棄棒球,卻遇到轉學過來的巧,立志組成最棒的投捕搭檔。

  前兩集鋪陳投捕手的默契,只看前面的話,會覺得這不過是普通、有腐點的運動小說。國中男生愛開玩笑,幼稚起來毫無保留。然而第三集之後,加入比賽,與縣大賽前四名的橫手國中王牌打者的門脇的對決,還有豪和巧的感情轉折,好像把屬於年輕孩子底下,心裡像厚泥一樣的部份翻攪出來。


Battery

  巧的球是超乎十三歲孩子年齡的強勁、充滿力量。除了豪沒有人能接到巧用全力投出來的球,換句話說,是豪將巧「最棒的一球」引發出來。

  但隨著巧的球威力,豪接不住巧的球,在比賽中動搖,巧也亂了方寸,被橫手中學打爆。

「像公主那種型,必須配合得很好才行。像你這樣拚了命、想要和他對等往來的作法會有問題,就像今天的結果。投捕搭檔互扯後腿、牽扯不清,哼哼,雖然我不是門脇,不過實在是難看啊,永倉。」
——第三集p.65

  豪對巧抱持的情感,是混雜著熱情與排斥,因為巧,豪才會感受到「快樂打棒球」與「無法快樂打棒球」。只有自己能引發巧真正的實力,不想捨棄用手套捕捉到球的瞬間快感,但是只要跟著巧,就會擔心什麼時候接不到他的球,用盡心力去接巧的每一球,無法思考之外的事情。

「你之前不是說過要去甲子園?」
豪斜眼看了巧一眼,聳聳肩說: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現在根本不敢想。太累了,我只想要想到上高中之前都要跟你在一起,就覺得累到無法思考了。」
巧凝視豪用力握住鐵絲網的手。
「生氣了?」
「沒有。」
巧沒有生氣。 
——第五集p.51


  巧對豪也是,在投手丘,眼睛只看得見豪的手套。

——捕手不是永倉,你就沒辦法投球嗎?
怎麼會有那種事——巧不可能這麼依賴別人——互相憑藉、互相依靠,沒有限制的依賴。巧討厭這種事到了幾乎反胃的地步,但是即使如此,巧還是動搖了。
如果捕手不是豪,我還能投球嗎?
——第六集p.48

  對豪和巧而言,這是獨一無二的關係,就算投手/捕手不是對方,自己也能打棒球,但那跟屬於豪的手套,或屬於巧的球完全不一樣。

「只要有能力,捕手這種東西無論是誰都可以。但是……我還是要說,我不是因為你是補手才跟你交朋友。」
「捕手這種東西……嗎?」
豪將提著的運動背包背在肩上:「明明不知道當你的捕手究竟有多辛苦……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別一臉若無其事說出捕手這種東西是都可以這種話,笨蛋。」
——第六集p.148

  豪的辛苦在「我不會交出去」、「怎麼可能交出去。」對巧的球的執著。從故事開始到最後,雖然只有一年的時間,豪從開朗、無憂無慮的大男孩形象變得深思熟慮,巧也逐漸融化與他人之間的冰層,因為投捕手間的磨合,開始想要了解其豪的想法,其他人的想法,學習用話語表達心意,遇見豪以前,一直放在口袋裡的球竟然會忘了帶,是因為除了球之外,還有其他的要思考的。


新田東

  談一下,除了豪跟巧以外,新田東棒球部的選手吧。

  一年級的,三壘手 吉貞,也是巧的候補捕手,粗神經、饒舌,製造笑料。游擊手 東谷是頭腦派的,澤口個性溫和、愛哭,豪和巧吵架的時候總是他們倆個居中協調,這兩個人和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

  三年級的海音寺,前棒球隊隊長,是頭腦派的領導者,促成與橫手中學的比賽,想要讓巧成為真正的投手,不論捕手是誰都能投球。


橫手

  除了豪跟巧,《野球少年》另一對閃亮亮組合。

  天才打者,第四棒的門脇秀吾,和第五棒的瑞垣俊二,門脇自從再練習賽被巧三振後,就一直想再比賽一次。瑞垣頭腦靈活、說話犀利,還會融入古典詩詞(個人認為是像中國的閨怨或宮體詩),如:

「有一半是認真的喔。很可愛啊,美人、倔強、可是卻依賴永倉、脆弱而危險,『倘若未相逢,不曾枕畔結百年,怎有今朝怨。』呵呵,真是百分之百可愛的公主。」
——第四集p.128

  瑞垣就像另一種版本的豪,受到天才朋友的壓力,壓抑自己。

「因為你說了那些自以為很了解我的話。什麼叫真正的我?你怎麼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我?不可能知道的。你給我好好記住,我根本沒有在你面前展現真正的我。」
——第六集p.92

  門脇私底下將講話尖酸的瑞垣當成自己的煞車,不讓自己驕傲,他反省自己「嘴上說信賴,實際是依賴,只是毫無節制依靠瑞垣」,在國中畢業後,升入高中前,最後一場比賽,和瑞垣約定要從巧的手中打出全壘打,作為兩人臨別的禮物。




  如果用一條線形容《野球少年》的關係圖,大概是:
  豪→←巧←門脇→←瑞垣←海音寺(對瑞桓發出挑戰的前新田東隊長

  這篇心得,與其說是專注在角色心境,不如說是反應我爛泥般的心境,喜歡外表賣萌、內心深沉的設定,用來形容《野球少年》很失禮,這部其實也有很多有趣、有笑點的橋段,期待大家去找來小說來看。

  除了小說,還有林遣都主演的電影版(2007),及中山優馬主演的日劇(2008)。電影多少會刪減一些劇情(到小說第三集),日劇似乎是補了些加深曖昧的話。

  淺野敦子另一部小說《NO.6》在2011年8月也即將動畫化。


相關聯結
1. [日劇] 情節、對話「壞很大」的《野球少年》 (第5-6回)
2. [電影] バッテリー (野球少年)


《野球少年》內容摘錄 私心

 

第二集

(遲鈍的傢伙,真是的。)
巧大口吸氣。被豪壓著的他,既不願掙扎、也不願道歉討饒。
「我的初吻可不想給男生呢!所以你這個樣子——」
豪的身體飛也似地彈了開來,身體突然變得輕鬆。巧站起來,抖掉沾在手肘上的乾枯草葉。剛剛被抓住的手腕已經泛紅。p.36


「你和豪吵架了吧?被老婆刮了一頓。」
「你在胡說什麼?蠢斃了。」
「脖子那裡紅紅的,要是不想被妳媽碎碎念就好好遮住。」p.123


豪呢……豪在做什麼?
豪為什麼不來救我?

抬頭一看,豪的身軀就躺在黑暗的另一端。在滲著汗水、一片朦朧的視線角落浮現出橫躺的少年輪廓。突然湧現出這樣的感覺。
前所未有的強烈恐懼貫穿全身。p.230


豪像在唸誦咒語般的低聲說著沒事、沒事,巧照著他的話反覆深呼吸。空氣進到肺裡,身體股脹起來,顫抖慢慢止住,不過虛脫的身體還是感到沉重。「如果能夠就這樣在豪的手臂理入睡,那該有多輕鬆。」巧心裏這麼想著。突然,巧撐起了身體。被人看到如此不堪的模樣,他臉上一陣發熱。p.235

第三集

「難道你以為我接不到,所以控制了力道?」
巧眨著眼睛,喉頭咕嘟動了一下。
「哪有可能,我幹嘛為你的接球操心。」
「那為什麼會被擊出去?第三球和第四球你真的有用同樣的力道毫不考慮地把球投出來?」
兩人四目相對,是巧先把視線挪開。豪的腦袋裡變得更熱,感覺到輕微的暈眩,怒氣同時升了上來。
很想痛揍他一頓,一股從來不曾在別人身上感受到的兇暴、激烈的情緒直往上衝。p.178

第五集

「笨蛋,在你因為瑞垣學長步認真而生氣之前,先反省一下自己。不認真面對捕手的投手,能對打者說東說西的嗎?我的投手只有這種程度嗎?巧,這是我第一次覺得你很丟臉。」

看著我的手套,看著這裡投球。只要我蹲在本壘板的後方,你的球不該往別的地方飛。無論是對誰不滿,還是對什麼事感到生氣,只要你站在投手丘上,就只要看著我,不要再做出這種丟臉,貶低自己的蠢事。P.171

第六集

「在沒有全力投球的情況下結束練習,你真的沒問題嗎?你已經把答案寫在臉上了。」
「寫什麼?」
「寫著我很飢渴。」
說到這裡,豪第一次露出笑容:「其實你還滿好懂的。你的眼睛現在就露出我已經餓到受不了的訊息。」p.102


豪把手放在腳踏車的把手上說道:
「聽說你要載我回去?」
「不對。」
連鼻子都埋在圍巾裡的巧搖頭否定:
「是你騎,我坐在後面。」
「什麼嘛,原來是叫我當司機。」
「我的體重比較輕。」p.126


「巧。」
豪輕輕彎曲手指,把手伸出去。受到豪這個動作的影響,巧的身體也在無意識間動了起來。他將自己的手心朝上,手指稍微張開。
豪的指間放在他的手上。
「很棒的一球。」
「嗯。」
「最後的一球……」
用力往巧的手心拍一下,豪點頭道:「真的很棒。」p.203




閃透我的眼睛了

2011.06.30
留言:記入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