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稱為九門提督?對此有多種說法,其中最被認可的是,因為古代大城有九個城門,來往商客進出城,必須選擇其中一個,取的就是這個意思。」
——《吳邪的私家筆記》,頁10

能看到與過去所學連貫的東西總是很高興,《周禮‧考工記》的理想都市:「城方,旁三門,九經九緯,左組右社,面朝後市」,最早有十二個門,元大都依此建十一個城門,在明代改為九個。以下筆記關於盜墓老九門的描述:
  • 上三門(官):老家族,正式身分大體漂白,後期逐漸沒落
  • 平三門(賊):孤單英雄,年輕沒什麼顧慮,名聲是拚殺出來的
  • 下三門(商):倒賣古董商,和平三門往來密切

張大老佛爺(張啟山)
南遷北人,風水造詣高,能看三代土(知三百年前後的地形變化),配從粽子接過來的玉鐲「二響環」,據說是對鐲,合起來叫「三連響」。家中有一尊不知打哪來的大佛。張啟山對日抗戰時從東北逃到長沙,曾被日軍官入及中盈後脫困,領民間抗日風潮1

二月紅
唱戲旦角,據說是美男子,白天是戲班班主,夜晚盜墓,戲班子的人有功夫底子撐竹竿在墓牆走,不碰地。還是少班主時,替當年跟在他身後的小妹妹,麵攤的ㄚ頭贖身,也就是後來的二月紅夫人,育三個兒子,三十二歲病逝,那之後二月紅才變得浪蕩不羈。他終身未再娶,活到一百零二歲,死後與妻子合葬,棺才比妻子高一截,為得是「讓在地底等待了多年的ㄚ頭,能夠再次靠在他的肩膀上,聽他婉娩而唱的戲腔」。

半截李(李三爺)
小腿在年輕的時候被同夥打斷在斗裡,變得心狠手辣,大哥早死,父母雙亡,和扶養她長大的嫂子有一段感情,傳言他們間有一個私生女。

陳皮阿四(四阿公)
最早是二月紅的徒弟,鐵彈子、九勾爪身手了得,門下都是玩命之徒,惡名昭彰,曾經幹下滅村的大案子。

狗五爺(吳老狗)
長沙吳家第一代,盜墓村出來的正統土夫子,鼻子在解放初期被廢。是狗癡,而且愛吃狗肉,袖子裡養著一隻很小的西藏獚,傳說是菩薩坐下的禮佛犬,能保命。講義氣,有幾個不錯的徒弟各據一方,下線實力強,和其他幾門關係都可以,特別獲解家老爺賞識,妻子是解家人。晚期深居簡出。

黑背老六
陜西刀客,沉默寡言,快刀「鬧市一路過,沿街落人頭」,陪伴他的只有一個老妓女、刀子和鴉片,「如果有一個能託付的目標,他或許能成唯一個很好的夥計」解放後期被軍隊擊斃,是老九門中唯一無後、無家產的人——「爺倒的不是斗,爺倒的是絕望」(吳邪評)

七姑娘(霍仙姑)
漂亮得到公認2,喜歡穿旗袍,皮膚很白,短髮,盜墓方法是「打一個很大的洞,倒掛下去,用一種特製的鉤子趴掛在墓頂上。這種做法需要柔韌性非常好的人和非常有力量的人配合,所以霍家的當家都是女人,女夥計的地位很高」。和吳老狗之間有一些曖昧。嫁給軍官活躍於政圈,丈夫在文革期間被打倒。

齊門八算(齊鐵嘴)
擺算命攤,只有一個堂口,在走廊處的小香堂,專門給人解籤、算命。以六文錢做交貨暗號,在內堂,有一個很大的廳房擺寶貝。

解九爺(小解九)
外八行唯一一個正統知識份子,曾留日一年,解家和霍家都是大家族。做事按部就班,天衣無縫,其智之深,其計之詭,沒有人願意和他作對。下象棋的高手,「當時廣州有一個棋聖,被一個軍官請來長沙鬥棋,竟可以同時和八個人下棋」3,解九爺用計與棋聖下,那次對局九爺等人七贏一輸4



[註1]原型是民初軍閥 張作霖?
[註2]「她的氣質來自於她的眼神,那是一種出世的眼神,清澈的要命」,吳邪的理解是女版的悶油瓶,「腦海裡對她的印象就成了悶油瓶穿旗袍的樣子」(頁44)
[註3]原型是民初棋聖 吳清源?
[註4]「那十年間,長沙下象棋下得出名的好的,一個是解九爺,另一個就是我家的二叔。解九爺以棋局見長,設局厲害,我家二叔則以解局見長。可以說,一個喜攻擊,一個喜歡防守反擊。但是他們是分屬兩個時代的人,解九爺下得最好的時候,我二叔還不夠火候,所以事情傳出後,只有解九爺出面。」(頁50)
2011.11.23
留言:記入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