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3

(日本區的NO.6海報)


  天還沒亮我就起床,去街上買早餐,看穿高中運動服背書包的學生去搭公車,再次出門時天已經亮了,小魚打電話過來說她們在倒數第二節車廂。

  「那我要告訴飄飄嗎?」
  「當然啦!」

  一回頭,飄飄就站在我旁邊,手上提了好大一個袋子。我經常對自己言語的不精確感到困擾(「打電話」而非「告訴」)。列車上擠滿人,一時找不到她們,飄飄對我說聽到她們的聲音了,「在右後方。」穿越風景,和細碎的雜音,傳來她們的聲音。



二館

  一進去就排東立的攤位,由於非假日,又剛入場,不用排很久,用五折的低價買到清水玲子的畫冊《輝夜姬》非常開心,雖然外面的護膜有破掉,但內頁完好,算是撿到寶了!

  木棉花和蓋亞是兩個讓人排隊排的很痛苦的地方,人龍排到戶外,繞好幾圈,在門口的中繼點有時沒接好,讓人插進去,聽到春她們已經到蓋亞裡面,小魚對手機大喊:「妳們會招人怨恨的!」

  有朋友在木棉花打工,但因為人太多,不好打招呼,看到一眼後我都不太敢往她們的方向看……不是聊天的時機啊。假日再去二館時,展館外的人龍把馬路都踩光了,和小魚對看兩眼,掉頭去三館。

P1100498.jpg

(威向一整排的UL的看板)


三館

  德國天鵝牌STABILO的水性色鉛筆從六百多元打折到三百多元,可惜我已經有Faber的水性色鉛筆了,Faber的攤位在天鵝牌的斜對面。童書館主打五味太郎,親子互動區和原畫展,五味太郎的色調明亮,無線畫法,能畫人物眾多細膩的畫面,也能畫簡潔的構圖,故事講求趣味性與思考,譬如《小金魚逃走了》的粉紅魚化身為花、糖果、窗簾上的圖案。

未命名-1

(《369隻企鵝》是在書展中最富印象的有趣作品)


  莉絲白.茨威格(Lisbeth Zwerger)是另一個主題展,她是我很喜歡的一位插畫家,多取材童話故事,如拇指公主、天鵝湖甚至歐亨利的短篇小說《The Gift of the magi》。我喜歡她水彩底下看得見鉛筆的痕跡,秀氣的五官,寧靜的色調,和五味太郎相比,她的作品宛如少婦——「哀豔是童年」。

P1100558.jpg


  這個攤位在三館也是少數中,我覺得比較舒服的地方,攤位人員問我喜歡這個畫家,還是對童書有興趣,我回答前者(或許含後者),她笑笑回答:「太巧了。」在三館經常被沿路推銷,這樣的回答讓我鬆了口氣。

  小魚兒看到綠色的布偶就說:「我要摸它頭!」衝過去。
  「欸?!」
  旁邊的工作人員聽到都笑了,結果她停在中間不敢動,布偶娃娃傾身去摸小妹妹,妹妹頓了一下,回以擁抱,那個畫面太可愛了!(治癒)

一館

  一館是最適宜散步的館了,去二館充滿熱情但透不過氣,三館又太商業化,去一館有「這才是人待的地方啊」感覺。這次的目標是演講:

1. 版權與世界文學

  兩位德國的出版商與會,口譯是德國總理的翻譯員,曾在台灣住過,談的是出版商與作家簽定長期契約,至少十年或終生契約,讓作家不用為生計煩惱,海外版權的受理,也要求與作家風格契合、穩定的翻譯。
  台灣出版社與作家簽約通常是兩三年,面對電子書的潮流,德國出版社的應對方式是紙本與電子書的版權一併買下,已有1000多本電子書上傳,「電子書的未來沒有人能擔保,但目前電子書僅佔我們營業額的百分之一到二。」德國出版商說。

2. 臉之書與迷宮中的戀人

  主持人顏忠賢留鬍子,平頭,中國風的衣著讓我想到少林武僧,他說了一個在計程車上聽到「挪威的森林」的故事,那是一家汽車旅館。這場演講關於時間的錯異。
  陳雪緊張時會露出微笑,她的笑容很大但很青澀,被身邊的兩個人稱為吸血鬼女王,「你以為她年輕,但其實有三百歲了。」她的故事在緬甸,與情人剛分手,領出版社的錢到國外寫遊記,卻碰上意外無法將文章傳回來,在那個有湖有山風景秀麗的地方她彷彿被孤絕。她的故事有欲望與孤獨,那不是我能完全理解的,也許某一天會了解。
  駱以軍,這個變形金剛,聽他說話不會無聊,他讓台下舉手,「今天是為聽我演講的人請舉手,好,等下請你們買《臉之書》時也買一本《迷宮中的戀人》,我以我的生命擔保它的價值。」陳雪聽了也請她的讀者,等下買一本《臉之書》回去,「以生命擔保它的價值」。好哥們。
  駱以軍引卡爾維諾《一個冬夜 如果旅人》中銀杏葉的故事,關於觀察術,時間原來是一陣樹雨,旋轉下降的某個瞬間你看到全部葉片,高低不同的狀態。

3. 成英姝與駱以軍新書發表

  陳雪的新書《神之手2》與塔羅有關,她坐在白色的椅子上,另一張椅子空著,她接觸神祕學之前,她接觸神祕學,太陽牡羊座與上昇牡羊,與駱以軍認識的故事。舉例榮格的八種人格中的「直覺型」與「感官型」,這是相反的類型,「感官型」的人相對起來想像較弱但他仍能有偵探般敏銳的觀察力。
  潛能之人如《神鬼認證》,你不知道你是誰但你擁有。

P1100564.jpg

(封面設計大賞)


未命名-2

(打開的書VS喜歡的插畫)


P1100570.jpg

(川島小鳥攝影展)




  我問小魚她對下午第二場演講的感覺如何,她說:「普通。我對神祕學沒興趣,能坐在地上休息很好。」那成英姝的印象如何呢?「還好。妳覺得呢?」

  「……很大膽。」
  「為什麼?她很普通啊。」
  「……染成金色的頭髮吧。」我努力回想她的樣子。
  「染頭髮、燙頭髮就叫大膽?妳太保守了。」
  我忽然失去說話的力氣。

  我無法形容她給我的強勢印象,無論是外表,或是說話的方式,人生的經歷,包括對命運的自信,說下去只會覺得自己還沒老就憔悴了,為什麼陳雪的笑容能夠讓我安心呢,我甚至有餘力在台下露出微笑,放鬆。

  最近看《我是許涼涼》心情跟著沮喪,不知道是感染其中的不安或本來就懷有不安。我是感官型的人,重視畫面,喜歡線條的肌理或色彩的變化,文字有時候讓我失去平衡,說話甚至是如履薄冰的事,「近乎狹」,跟越熟的人講話越隨便。想要用外在的東西,表達內在,無法周全。

  「妳的腳會痠嗎?」
  「我不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會痠就會痠啊,像我現在腳就很痠。」
  那妳明天還要來啊?我在心裡調侃。
  「因為,如果現在會痠,回家不會痠,就不叫痠,回到家還持續的話,對我而言才叫痠。」
  「……活在當下好嗎。」

  是的,只有持續的痛才能叫痛苦,但以持續來看人生是很模糊的,不能保證過去現在未來,只要認知有一點淺短或錯誤,就會失焦。

  小魚說她已經習慣一個人旅行了。
  聽著覺得有一點孤單。這一點點知覺就是現在(過去)了。


2012.02.05
留言:記入欄

(對不起好久沒來拜訪了......Orz)
看到言言關於書展的感想有點小小興奮,
是真正對於"書展"的感言,而不是一般大家的動漫心得(雖然這個也不錯XD)
清水鈴子的畫冊之前就有看言提過,
能買到真是太好了。

看網誌的途中在想:我覺得自己也是個喜歡童書的人,可是對童書涉獵卻少之又少,
後來想想,
該是學校附近根本沒一間像樣書店的關係吧XD
(哈其實這也是一種藉口吧XD)

陳雪之前好像也有在聯合副刊看到(是嗎??)
但覺得文章題材似乎太嚴肅了沒有細看(是嗎?還是我記錯了?)

還有啊,有朋友能跟言言一起分享、一起逛書展感覺真的很好呢~

曦夜 | 2012.02.12(Sun) 19:02:49 | URL | EDIT

>夜夜

哈哈,畫冊的內容網路可以看到完整版喔
http://gallery.aethereality.net/list/artist/151/
但太喜歡了,還是決定收藏,裡面有附漫畫的人物關係說明←幫了大忙

童書這部分,是因為老師是作這方面研究、上課會介紹到
(是資傳系的老師)
我看童書大部分是看學校裡的~

對!這個月、還下個月,聯副也會有陳雪的讀者問答
雖然她來過我們學校,但我沒看過她的書……
特意找來看有點彆扭,就順其自然吧!

能和妳聊天我也很開心!
對了,聽打工的朋友說2館第一天去人會比較少
但也是有一定人數啦

雨言 | 2012.02.13(Mon) 14:59:48 | URL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