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關於愛〉
38 〈手〉
48 〈禮物〉
58 〈悲傷〉
60 〈河流〉
70 〈陶俑〉
98 〈清晨〉
158 〈小鳥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200 〈悲傷的天使〉
232 〈黑暗是光之母〉
238 〈我的心太小了〉
292 〈螞蟻與蝴蝶〉
358 〈哭泣的你 少年之九〉
360 〈那個人 少年之十〉
364 〈再見不是真的 少年之十二〉


〈關於愛〉

我是被凝視的我
我是令人懷疑的我
我是讓人回首的我
我是被迷失的我
但我不是愛

我是逃奔到心中的肉體
是不知道大地的腳
是無法扔掉心的手
是被心凝視的眼
但我不是愛

我是太陽走過的正午
是被導演的一場戲
是被命名的閨房話
是司空見慣的黑暗
但我不是愛

我是看不見的悲傷
是充滿渴望的歡愉
是選擇被結合的一個人
是幸福之外的不幸
但我不是愛

我是最溫柔的目光
我是多餘的理解
我是勃起的陽具
我是不斷的憧憬
但我絕不是愛





〈手〉


它撫摸
女人的臀部

它撥弄
少年的頭髮


它握緊
榔頭
朋友的手


它抓著
短刀
生命的裙擺


它毆打
父親的面頰

它撫摸
陶硯


它創造
它摧毀
它給予
它勒索

它放棄
它打開

它關閉

無止盡地做著些什麼
又無止盡地無所事事


它是徒勞的指示
像夏天的葉片凡茂蔥蘢


它就那麼張開著枯萎




〈禮物〉

在你美麗的長頸項上
我想裝飾四季
花的顏色 天的顏色 雪的顏色
為了使你的皮膚永遠歡愉

在你深邃溫暖的胸懷裡
我想裝飾大海
有時黯淡 有時明亮
我溺水又被救起

在你有彈性的腳踝上
我想裝飾風
急於活著
為了不使回憶中的你疲憊

在你像短劍一樣唇上
我什麼都不想裝飾
因為那是為我而備的有效武器
應該用我的血來裝飾

在你瞠目而視的雙眸裡
我想裝飾月亮和太陽
為了我們的白晝和夜晚
我想裝飾世界莫大的誘惑

然後你的心
和你溫情的肉體
互相裝飾
因為總有一天它們會相同的
在與你的我接吻時
你的心永遠能夠聽見我的心



〈悲傷〉


在聽得見藍天的濤聲的地方
我似乎失落了
某個意想不到的東西

在透明的昔日車站
站到遺失物品認領處前
我竟格外悲傷




〈河流〉


媽媽
河流為什麼在笑
因為太陽在逗它啊

媽媽
河流為什麼在唱歌
因為雲雀誇讚它的水聲

媽媽
河流為什麼冰涼
因為想起了曾被雪愛戀的日子

媽媽
河流多少歲了
總是和年輕的春天同歲

媽媽
河流為什麼不休息
那是因為大海媽媽
等待著它的歸程




〈陶俑〉

所有的情感和長了青苔的寂靜時間
正在你的腦中沉澱
忍受的眼睛深處的兩千年之重
你的嘴被天大的祕密緊封
你沒有哭笑 也沒有惱怒
之所以這樣
是因為你不斷的哭笑 和惱怒著

你沒有思考 也沒有感受
是因為你不斷吸收並將其永久沉澱

從地球直接誕生 你是人類以前的人類
正因為缺少神的嘆息
你才能為美麗的樸素和健康而自豪
你才能蘊藏起宇宙



〈清晨〉

清晨再度來臨我活著
忘光夜間的夢我看見
柿樹裸露的枝條在風中搖動
沒帶項圈的狗睡臥在陽光中

百年前我不在這裡
百年以後我或許也不在這裡
彷彿順理成章
這世界肯定是意想不到的地方

不知何時我曾是
子宮中小小的一粒卵子
然後變成一條小魚兒
之後又變成一隻小鳥兒

後來我終於變成了人
花了幾億年活過這十個月
我們也必須溫習這類事情
因為以前總是預習過了頭

今天一滴水透出的冰涼
告訴我人是什麼
我想和魚兒們和鳥兒們還有
或許會吃掉我的野獸
分享那水




〈小鳥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野獸在森林消失的日子
森林寂靜無語 屏住呼吸
野獸在森林消失的日子
人還在森林鋪路

魚在大海消失的日子
大海洶湧的波濤是枉然的呻吟
魚在大海消失的日子
人還在繼續修建港口

孩子在大街上消失的日子
大街變得更加熱鬧
孩子在大街上消失的日子
人還在建造公園

自己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人彼此變得十分相似
自己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人還在繼續相信未來

小鳥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天空在靜靜地湧淌淚水
小鳥在天空消失的日子
人還在無知地繼續唱歌




〈悲傷的天使〉


人類鮮紅的血
滴落在天使白色的翅膀上
理應癒合的傷口
再度裂開

天使看不見它的顏色
拍打著翅膀
使紅色變淡

在天使意想不到的地方
人活著
在渴盼成為天使的祈願聲中
人死去

裹著樹木的綠
染著大海的藍


〈黑暗是光之母〉



沒有黑暗就沒有光
黑暗是光之母

沒有光就沒有眼睛
眼睛是光之子

眼看得到的東西躲藏著
如同眼看不見的東西

人誕生於母親胎內的黑暗
然後再回歸到故鄉的黑暗之中

因為一剎那的光
我們才知道世界無限的美麗

在眼睛休憩的夜晚
夢見潛藏在體內和心中的宇宙

我們是從何時開始的?
又是誰開始了一切?

眼睛想要逼近這個謎
想方設法要看清楚那些看不見的東西

黑暗
眼看不見耳聽不著
而且沉甸甸地傳過來
貌似莊重而肅穆

那裡現在還有
不斷誕生的東西

黑暗不是無
黑暗在熱愛著我們

不要懼怕
孕育光的黑暗的愛



〈我的心太小了〉

開在我心中的那朵蓮花
是我春天的回憶
在書信間點頭示意
如同我今天的憧憬
開在我心中的那朵蓮花

我心中下個不停的大雪
是我冬天的記憶
裹在你的外套裡行走
如同我今天的孤寂
我心中下個不停的大雪

在我心中喧囂的大榆樹
是我秋天的記憶
你在樹下為我做了個草笛
如同我今天的痛苦
在我心中喧囂的大榆樹

展現在我心中的大海
是我夏天的記憶
你遊著笑著露出你的皓齒
如同我今天的悲傷
展現在我心中的大海

我的心太小了
如同我今天的愛
變成淚水溢滿對你的記憶




〈螞蟻與蝴蝶〉

螞蟻因它們的小而倖存
蝴蝶因它們的輕而沒有受傷
優美的語言也許能耐得住大地震
但此刻我們還是謹言慎行將心中沉默的金
獻給壓在廢墟下的人們吧


註 此詩追悼2008年四川大地震罹難者而作。



〈哭泣的你 少年之九〉

坐在哭泣的你的身旁
我想像你心中的草原
在我未曾去過的那裡
你對著無垠的藍天唱歌

我喜歡哭泣的你
如同喜歡笑著的你
儘管悲傷無處不在
但它必將在某個時刻融為歡愉
我不問你哭泣的理由
即使是因為我的緣故
此刻你在我的手觸及不到的地方
正在被世界擁抱

在你滾落的一滴眼淚裡
蘊含著所有時代的所有人
我會向他們說
我喜歡哭泣的你





〈那個人 少年之十〉

只是愛那個人
我的一生就結束了
之後死去的我
會繼續活在那個人的回憶中

在那個人頭上的遼闊藍天
曾經只是我一個人的
照著那個人臉頰的太陽
我也不給任何人

在白雪覆蓋的山那邊
有那個人居住的村莊
那個人或許在那裡生了孩子
兒孫繞膝

幸福像幻影一樣不可捉摸
如同化石總是埋在地下
我已經正看著
那個人寧靜的雙眸



〈再見不是真的 少年之十二〉

告別晚霞
我遇見了夜
然而暗紅色的雲雀哪兒都不去
就藏在黑暗裡

我不對星星們說晚安
因為他們常常潛伏在白晝的光中
曾是嬰兒的我
仍在我年輪的心中

我想誰都不會離去
死去的祖父是我肩上長出的翅膀
帶著我超越時間前往某處
和凋謝的花兒們留下的種子一起

再見不是真的
有一種東西會比回憶和記憶更深地
連結起我們
你可以不去尋找只要相信它





資料來源:田原 譯《谷川俊太郎詩選》(台北市:合作社出版,2015)
2016.10.07
留言:記入欄